bet365:中国冰球的火爆与虚旺

  • 时间:
  • 浏览:12

  2018年临近年终的时候,北京华星集团以4.6亿元在山东烟台拿下福山区南部一地块,这一消息迅速在国内冰球圈内发酵——企业拿地原本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但是华星此次拿地的背景却不同寻常——华星作为一家以冰场运营和冰上运动培训为主业的企业,大面积拖欠教练工资已经至少3个月时间。没钱给员工发工资,却拿出巨资买地,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火热的冰球培训,持续亏损的冰场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近日联系到北京华星集团相关负责人,这名负责人道出了原委。

  这名负责人介绍,华星集团下属子公司——华星辉煌具体负责冰场运营和冰上运动培训业务,而在烟台拿地的是华星集团下属的另一家子公司——华星冰雪教育。两家子公司独立运营,因此,并不存在业界传闻的华星集团用拖欠教练的工资去买地的说法。

  对于华星辉煌大面积拖欠教练工资的事情,这名负责人也予以承认,但他强调,由于冰球教练的工资和提成比例太高,国内专业冰场几乎都面临着亏损问题,华星辉煌正在设法推动冰场运营的改革,以从根本上解决国内青少年冰球培训的这一怪状。

  2015年北京申办2022年冬奥会成功之后,国内冰雪培训呈现爆发式增长势头,这其中,青少年冰球培训市场更是火爆。在北京,青少年冰球教练长期处于供不应求状态,一个家庭为支持一个孩子打冰球所需的花费,动辄一年就要十几万元,其中的支出主要是培训费、冰时费。与此相对应的是,一名最普通的青少年冰球教练月收入都能达到2万至3万元,好的青少年冰球教练月收入能达到4万至5万元。

  华星在拿下烟台福山南地块后发布的公告里有这样一段表述,“依稀记得,2015年华星创立时,我们只有一个虎仔冰球队,两名教练,我们用3个月的时间让第一座冰场投入使用。”这段表述揭示了华星发展的历史——从2015年至今,在不到4年的时间,华星从一支冰球队、两名教练起步,如今已经在国内建设运营9座室内冰场(其中北京5座冰场),为超过两万名会员提供了冰球、花样滑冰、短道速滑的培训。从一家冰场运营和青少年冰上运动培训的企业来说,这样的发展速度是同期国内做其他运动项目培训的企业很难比拟的。这也从另一个角度反映出过去几年国内青少年冰球培训市场的火爆。

  可以说,在北京和冰球逐渐开展起来的南方经济发达地区,青少年冰球培训完全处于卖方市场,在这种市场行情下,一家做冰上运动培训的企业大面积发生青少年冰球教练被欠薪的事情实在令人称奇。

  华星集团这名负责人表示,青少年冰球培训确实很火爆,但是钱都被教练赚走了,冰场甚至是亏钱的。

  在华星的冰场,冰球教练的工资和提成占到冰场总收入的70%以上,冰场运营还需要水电、其他工作人员工资、各项税费、设施折旧等一系列成本,照此核算,华星的冰场全部都在亏损。

  而据业内人士介绍,国内大多数专业冰场都面临着教练收入占比过高的问题,通常,冰球教练的工资和提成占比都在冰场总收入的50%左右,而正常情况bet365官方下,这一比例在35%以下,冰场才能实现盈利。

  冰球教练的供不应求是导致冰场必须向冰球教练支付高工资的主要原因,如果冰场无法提供具有吸引力的待遇,冰场将难以聘请到足够的冰球教练。

  但业内人士也表示,2016年,华星辉煌以超常规的手段进行扩张时,引发业内争议,这也是导致目前冰球教练收入过高的另一个原因。

  2016年3月,就在2015至2016赛季的北京市青少年冰球联赛临近尾声之际,北京零度阳光、小狼、五彩冰酷、浩泰、浩克、世纪星、全明星和冰峰等8家冰球俱乐部召开冰场行业联席会议,并以冰场行业联席会议的名义向北京市冰球协会正式提出,上述8家冰球俱乐部将不会参加任何有北京虎仔冰球俱乐部及关联俱乐部参加的冰球赛事,包括北京市青少年冰球联赛。

  这起由8家青少年冰球培训企业发起的声讨、对抗华星旗下虎仔冰球俱乐部的事件,把华星与同业竞争者之间的深刻矛盾公之于众。

  根据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的了解,事件的根源是,当时正在迅速扩张的华星,以超过市场行情的价格对北京其他青少年冰球培训企业的冰球教练进行“挖墙脚”,这些企业的一部分冰球教练带着孩子甚至整支队伍加入华星所属的虎仔冰球俱乐部,引发其他冰场和青少年冰球俱乐部的强烈不满。华星在短期内实现了青少年冰球培训业务的成倍扩张,但是整个北京青少年冰球培训市场的价格随之水涨船高,同时,华星也给自己和整个行业挖了一个深坑——教练基本工资和提成在冰场运营收入的比例正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突破了35%的合理界限。

  不过,华星集团相关负责人今天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否认了3年前的这段往事是由华星抬高教练工资引发,这名负责人表示,当时华星只是按照现代企业制度给冰球教练提供了完备的社保,并没有像外界传言的那样大幅提高冰球教练工资水平。

  但不管怎样,时至今日,青少年冰球教练的高工资和专业冰场的不盈利都bet365是实情。

  华星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出现大面积欠薪,主要也是由于公司股东已经不愿再继续为冰场的亏损填补资金,逼迫冰场开始进行营收改革。

  华星集团这名负责人表示,冰场的持续亏损终将导致冰场的关门,无论对于教练本身还是对于青少年冰球培训都是不利的,所以,冰场的营收改革势在必行。

  改革的办法是在不降低冰球教练收入的前提下,通过增加冰球教练的工作时间,提高冰球教练的劳动效率,使得冰场可以在冰球教练不增加甚至减员的情况下,扩大青少年冰球培训量,从而降低冰场的运营成本。

  华星辉煌在北京已有两家冰场开始施行营收改革,其中一家冰场已经初现成效,冰球教练的工资和提成比例已经从占到冰场总收入的70%以上降到36%。但并不是所有的教练都欣然接受这一改革,华星在北京的另外3家冰场目前就对营收改革持观望态度。

  依照华星集团的计划,到今年年底,华星辉煌所属的所有冰场都将完成营收改革,以达到冰场实现盈利的目的,这是保证冰场能够持续运营和青少年冰球培训业务可以继续开展的基础。

  另一方面,单纯依靠冰场运营和冰上运动培训显然不足以产生更大利润,此次华星在烟台拿地可以看出企业正在谋划新的战略。

  根据当地政府发布的公告,华星此次在烟台获得的地块规划总用地面积约27.83公顷,其中可建设用地面积约19.7公顷,为控制建筑布局,分为A、B、C三个区域。A区域用地性质为体育可兼容商业、商务用地,规划冰上运动主场馆、训练馆、商务办公、商业; B区域用地性质为教育科研用地,规划2.3万平方米的国际学校和幼儿园;C区域用地性质为居住可兼容商业用地,规划住宅及商业、社区养老、体育等公建设施。

  冰上运动特色是华星拿下此地块的一大优势,但这一地块对于华星来说的最大价值在于住宅及商业、商务办公、国际学校和幼儿园等方面的开发。

  岌岌可危的冰球人才培养体系

  1月,北半球最冷的时节,也是冰雪运动开展的高潮。对于冰球运动员来说,这应该是一年里最忙碌的一段时间,但在北京东北郊的浩泰马泉营冰场——浩泰希望队的基地,此时却是异常的冷清。2016年1月的全国冬运会上,以浩泰希望队为班底的承德队一鸣惊人,夺得男子冰球第三名。这支年轻的队伍正如其名——希望队,给中国冰球带来了一股新风和一种希望,但谁能想到,3年后,这支队伍已经处于土崩瓦解的边缘。

  浩泰希望冰球队由企业家张远在2009年创办,采取体教结合的培养理念,旨在为中国冰球后备人才的培养探索一条更科学和符合教育、运动规律的路径。

  热爱冰球的张远不计成本地为这支队伍的发展创造条件,自建冰场、请老师开文化课、请外教提供训练指导、为适龄的孩子联系上大学的机会。到2016年全国冬运会时,浩泰希望队已经成长为国内男子冰坛的一支生力军,最终排名仅次于齐齐哈尔、哈尔滨这两支国内男子冰球的传统两强。

  浩泰希望队的队员当时大多在20岁上下,他们的成长潜力依然巨大,全国冬运会的铜牌不会是他们的竞技生涯顶点。正当张远为队伍谋划更进一步的发展时,一场血雨腥风却将席卷而来。

  2016年6月25日,北京昆仑鸿星冰球俱乐部成立,并从当年8月开始参加大陆冰球联赛KHL,昆仑鸿星成为中国第一支参加国际顶级冰球职业联赛的队伍。

  作为职业球队,昆仑鸿星每年的投入近两亿元,这是此前国内任何一支冰球专业队都不敢想象的花费。昆仑鸿星的诞生令过惯了穷日子、苦日子的中国冰球瞬间感受到了金元体育的冲击。

  从2017年开始,随着昆仑鸿星成为中国冰球的第一家国家队俱乐部,以国家队召集队员训练和比赛为名,昆仑鸿星有机会与地方队队员们密切联系。昆仑鸿星可以为这些地方队员提供远高于地方队工资水平的收入待遇,并以自身为职业俱乐部与地方专业队的属性不矛盾的说法,试图与地方队队员直接签署具有权属关系的工作合同。

  昆仑鸿星诞生之后,国内冰球界原本以为中国冰球终于有了财大气粗的大企业,可以为中国冰球的发展贡献更多力量,实际上,这家大企业却是另有自己的盘算。仅仅一年多的时间,哈尔滨、齐齐哈尔、浩泰希望队都发现,昆仑鸿星正在与这些球队的队员秘密联系,试图以签订工作合同的方式确定一部分优秀球员与昆仑鸿星的权属关系。

  浩泰希望队因为拥有一批优秀的年轻队员,受到的冲击最大。

  到2018年5月举行的全国男子冰球锦标赛上,浩泰希望队有多达8名主力队员已经投奔到昆仑鸿星旗下,而据浩泰希望队负责人介绍,球员的转会、租借等正常的人员流动,需要俱乐部层面签订协议,但昆仑鸿星却以自己为职业俱乐部,国内其他队伍都不是职业俱乐部为名,在未与浩泰希望队签订任何球员交流协议的情况下,单方面与浩泰希望队的8名主力队员签订工作合同,导致这8名队员拒不归队参加全国冰球锦标赛。

  作为2016年全国冬运会的第三名,浩泰希望队在2018年全国冰球锦标赛上却接连爆冷输给了以齐齐哈尔二队为班底的重庆队,和之前从未输过的对手——北京首钢队。8名主力的缺席,不仅造成浩泰希望队的实力大为受损,而且还对全队的凝聚力产生了极大的负面影响。2018年入冬之后,浩泰希望队已经到了分崩离析的边缘。

  2015年北京成功申办2022年冬奥会也直接推动中国冰球进入了剧变的时代。除了昆仑鸿星的诞生之外,大陆冰球联赛KHL、北美职业冰球联赛NHL先后登陆中国,2017年全运会也首次设立了轮滑冰球项目,2018年5月,国际冰球联合会更是同意给予中国男、女冰球队直通2022资格,中国男子冰球将首次参加冬奥会。这本应是中国冰球历史上难得的一个黄金时代,但也成为一个野心家、淘金者扎堆儿登场的混战时代。无论怎样,一支中国冰球的希望之队在短短3年里被吞噬,都是中国冰球的悲哀。

  而在浩泰希望队令人唏嘘的遭遇背后,折射出以张远为代表的“百年树人”的冰球人才培养理念并未得到这个时代的尊重。十年如一日养育冰球队、摸索新的冰球人才培养模式的张远,最终不是被赛场上的对手打败,而是被“摘桃派”的“抢人”行为寒了心。浩泰希望队的遭遇对于国内仅有的几支冰球竞技人才培养队伍来说都是噩梦。冰球后备人才的培养有着投入高、周期长的特点,并没有捷径可循,但如果“摘桃派”“速成派”大行其道,最终将没有人愿意去做冰球人才培养工作,到头来,是中国冰球本就薄弱的人才培养体系更加岌岌可危。

  2022如何才能成为中国冰球的起点?

  冰球是冬奥会唯一的集体球类项目,男子冰球决赛更是冬奥会的压轴大戏。在所有的冬季运动项目里,冰球也是唯一的北美四大职业体育项目之一。从中国冰球来说,在2022北京将举办冬奥会的背景下,中国冰球协会曾预计,中国冰球的产业价值可能达到每年3000亿元,比现在提升百倍以上。加上,近几年国家领导人在多个场合表达了对冰球项目的关注。可以说,中国冰球无论是项目的市场价值潜力还是所谓的政治意义,都在冬季运动里显得独具魅力。

  2015年以来,随着北京申办2022年冬奥会进入最后的高潮和最终申办成功,中国冰球也一改从上世纪80年代之后持续萎缩的窘境,一个冷门项目终于迎来命运转机,一时间成为中国最炙手可热的冬季运动项目之一,包括像华星、昆仑鸿星这样的企业都是在2015年之后进入冰球市场,但其中不乏投机者。

  在北京,青少年冰球也在过去几年呈现出一波快速发展行情,眼下正在举行的2018至2019北京市青少年冰球俱乐部联赛,参赛人数达到3300余人,参赛队伍达到199支,成为亚洲规模最大的青少年冰球赛事。

  冰场作为青少年冰球运动开展的基础,在北京也有了数倍增加。根据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冰球部原副部长纪俊峰的统计,到今年年底,北京预计将拥有室内冰场超过70块,相比2015年增加了约4倍。

  不过,在表面繁荣的背后,一些困扰中国冰球发展的根本性问题并未得到解决。

  就在半个月前,一则“国际冰联主席法赛尔表示,可能取消中国冰球直通2022资格”的假消息引爆了整个中国冰球圈,一则假消息之所以有这么大的威力,是因为假消息看起来并不假。

  众所周知,冬奥会的冰球并不像夏奥会的足球、篮球等集体球类项目那样执行东道主自动获得奥运资格的政策。国际冰球比赛严格按照各参赛队的实力进行分级分组,只有实力相近的队伍才能同组比赛。在足球、篮球比赛上,两支实力悬殊的队伍同场较量,最坏的结果就是比分相差巨大,但在冰球比赛上,由于冰球项目所具有的高速、高对抗性,两支实力悬殊的队伍如果同场较量的话,最坏的结果可能是弱队队员被冲撞的严重受伤,甚至有生命威胁。基于此,冬奥会冰球比赛作为世界最高水平的冰球赛事,男子10支、女子8支参赛队都应当达到或具备相当于世界前十和前八的水平。但中国男子冰球队的现世界排名第33位,中国女队排名第20位,按照国际冰联世锦赛的分组,中国男队参加的是乙级A组(属于世锦赛第四档次的组别),中国女队参加的是甲级B组(属于世锦赛第三档次的组别)。中国男女队均距离与参加冬奥会相匹配的世界排名还有较大差距。

  2018年5月17日,国际冰联全体成员大会在丹麦哥本哈根召开。大会根据中国冰球协会的专题陈述和国际冰联理事会的商议,全体表决一致通过中国冰球队获得直通2022北京冬奥会的资格。

  国际冰联的这一决定,避免了中国冰球队很可能成为历史上第一个无法参加冬奥会的东道主冰球队的尴尬,但更重要的是为了激励中国冰球加速发展。

  但是自2015年北京成功申办2022年冬奥会以来,中国冰球并未有明显的实力提升。相比之下,韩国男子冰球队为获得2018年平昌冬奥会的参赛资格,过去几年的进步速度让中国冰球汗颜。韩国早在2003年就开始系统性的参加亚洲冰球联赛,从2014年开始,韩国男子冰球又进行了球员归化、聘请韩裔外教等一系列工作,韩国男队从世锦赛甲级B组一步步升至世锦赛争冠组(顶级组),使自身具备了参加冬奥会的实力。

  目前,距离2022年北京冬奥会只剩下3年,中国冰球,特别是中国男子冰球也能实现跨越式的发展吗?可能正是因为中国冰球圈内对此没有太高的信心,所以当“国际冰联可能取消中国冰球直通2022资格”的假消息传出时,中国冰球圈内的很多人都信以为真,结果这则假消息迅速地在圈内散播开来。

  除了国家队层面的2022前景令人生疑之外,近几年呈现出蓬勃发展之势的国内青少年冰球也越来越明显地遭遇发展“瓶颈”。

  一个多月前,北京市第一届冬季运动会冰球比赛落下帷幕,这是北京市首次设立全市性的冬季项目综合性运动会,是推动全市冬季运动发展的又一重大举措。但令人遗憾的是,北京市第一届冬季运动会冰球比赛的甲组(16岁至18岁年龄组)因报名队伍数量不足,最终取消。北京是目前国内青少年冰球开展最好的城市,但是冰球少年上升通道不畅的问题多年未能解决,这也是国内青少年冰球发展现在面对的最大问题。由于国内至今只有一所高校(哈尔滨体育学院)招收冰球特长生,同时又没有建立冰球的职业联赛体系,导致冰球少年到了中学阶段之后要么出国,要么放弃冰球,因此随着孩子年龄的增加,国内青少年冰球呈现出参与人数锐减的尴尬。2017年,中国冰球协会曾提出了“十百千万”计划,即在全国推动10所大学、100所高中、1000所初中、10000所小学开展冰球运动,意图解决冰球少年的上升通道问题。但要想在大学层面推动冰球运动的开展和建立冰球特长生的招生通道,已经超出了中国冰球协会的职能范围。这项工作的推进难度很大,但是筹备2022北京冬奥会的这几年却又是推进这项工作的最佳时机。

  除了升学问题困扰着冰球家庭,国内青少年冰球培训居高不下的消费价格也在阻碍更多的孩子进入冰球项目。

  北京的冰场数量在过去几年增加了数倍,按理来说,场地更多了,参与冰球运动的价格也应该呈现下降趋势。但事实上,青少年冰球培训的价格还在上涨。在北京,一个家庭每年支持孩子打冰球的花费通常都达到了10多万元。

  商业冰场占多数,公益冰场偏少,导致冰时费用较高;一对一的小课盛行,培训费偏高;冰球装备追求名牌和奢华等原因都使得国内青少年冰球的消费价格远高于北美和欧洲地区。

  被打上贵族运动标签的冰球,实际上也把大部分普通家庭的孩子挡在了门外。冰球对孩子有很高的吸引力,这几年随着冰雪运动热潮,很多孩子有机会接触到冰球,喜欢上冰球,但他们的家庭却无力让他们玩得起冰球。也有一部分家庭,面对年年上涨的冰球培训费用,越发感到吃力,最终不得不让孩子放弃冰球。

  不久前,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曾采访过北京陈露冰上运动中心冰球项目总监约恩。作为一名加拿大冰球教练,约恩来到中国已经3年,他发现,虽然中国冰球发展的速度很快,也充满生机,但冰球发展环境比他想象得复杂的多。最让他吃惊的是,这里的“竞争”异常激烈,俱乐部与俱乐部之间、教练与教练之间、孩子与孩子之间、家长与家长之间……竞争本没有错,但在这里,竞争与合作似乎成了一对矛盾。

  约恩看到,一部分俱乐部的“挖墙脚”和破坏行业秩序的恶性竞争行为很难得到有效遏制;教练员往往有所属的派系团体,派系之间明争暗斗;中国的冰球家长通常喜欢相互比较各自孩子的俱乐部、教练和孩子本身,有时会为此爆发严重的争吵乃至争斗。

  中国的冰球圈子里,很多人考虑的只有自身的利益——如何挣更多的钱和如何扩大自己的生意是主流价值观,至于一个行业发展的原则和愿景,每个从业人员、每家企业和机构对行业应有的担当、对冰球的真情实感和着眼于中国冰球未来的远虑,这些反倒成了陪衬或是停留在口号上。

  这几年,看到国内冰球运动开展日渐火爆,一些国外冰球企业、机构也在尝试进入中国,但和约恩一样,他们深入了解到中国冰球的真实发展环境之后,逐渐认识到推动中国冰球发展的难度远比想象的巨大。发展冰球运动,不只是需要硬件提升和资金投入,更重要的是宣扬正确的冰球文化和尊重冰球运动发展规律,在后者上,中国冰球目前还差得太多。(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慈鑫)

  


bet365 bet365官方